评:西方不应零和心态看金砖崛起

  当今世界一道壮观的景致,未然是新兴经济体的群体性崛起,其中以金砖国度为俊彦。金砖国度整体经济增速仍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其经济总量占全球约1/4,过去10年对全球经济增进的进献率超过50%。问题联翩而至:新兴经济体和发达国度如何相处?这将关乎如何重构21世纪的世界秩序。

  中国国度主席习近平赴巴西缺席金砖国度领导人第六次见面,主题为“实现包涵性增进的可持续解决方案”。见面将由巴西总统罗塞夫主持,习近平主席、俄罗斯总统普京、印度总理莫迪、南非总统祖马将应邀与会,5位领导人将就金砖国度合作及其他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化交流看法,会后将揭晓《福塔莱萨宣言》。从2009年6月“金砖四国”领导人第一次见面以来,金砖国度机制日趋坚固,成果丰硕。此次见面将就成立金砖国度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构建金砖国度自己的金融安全网做出重要决定。

  面对金砖国度日益生长与联合自强,一些东方言论吐露出担心与不甘,认为金砖国度的崛起意味着东方的衰落。同时又纠结万分:在它们眼里,金砖国度总在“搭便车”,应当承担更大的责任;但眼见金砖国度的力量日渐增进、在国际舞台上施展的作用与影响越来越大时,又害怕它们抢了自己的风头,冲击自身的既得利益,进而防范有加。

  金砖国度主张对国际经济、金融秩序等举行改革,添加生长中国度的代表性和发言权,以更好地反应
国际力量失调生长的现实。二十国集团在金融危机后应运而生,将全球经济从崩溃边缘挽救回来离去,其生命力得益于包括金砖国度在内的新兴经济体的介入。虽然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曾赞同,将新兴市场和生长中国度分别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份额至多添加5%,在世界银行的投票权至多添加3%,但此承诺仍迟迟不兑现。

  而且,当前美国和东方主导的两大经贸谈判,即《跨太平洋计谋经济搭档协定》(TP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搭档协定》(TTIP),均无一例外地没有金砖国度在内。东方为了保持其优势地位,不惜将金砖国度集体扫除在全球经济新规则的制订进程之外。

  尽管如此,金砖国度发奋图强
,以更踊跃的姿态介入国际事务,推动国际合作,共同应答气候变化、环境污染、粮食安全等全球性挑战,成为全球办理的生力军。来自金砖国度的联合国维和职员是东方七国的5倍,仅此便足以表明它们是世界和平稳定的维护者、繁华
生长的建设者、促进全球办理的“正能量”。

  当然,还需要看到,即便
金砖国度获得长足生长,并没有颠覆东方国度在世界经济中的主导权。因此,东方不应以零和心态看待金砖国度的崛起,而应视之为促进全球和平与繁华
的合作者,并以更开放包涵的体式格局与金砖国度相处。金砖国度的崛起让30亿人过上更好的生活,是对人类生长事业的卓越进献。而金砖国度也应将巨大的生长潜力转化为现实造诣,出力加强开放型经济生长的内生动力,并为世界供应更多的“公共产品”,只有这样才能让金砖国度自身及其合作走得更稳、更远。

 阮宗泽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eblogfa.com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