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过关,中国体育仍任重道远

  “中考”过关,中国体育仍负重致远

  ■本报特派记者 谢笑添 谷苗

  朋加诺体育场外熄灭了整整两周的圣火今夜熄灭,雅加达亚运会将化作一段段难忘的影象,留存在人们心间。在这场东京奥运会前的“中考”中,新人比例创汗青新高的中国体育代表团交出了132金、92银、65铜的答卷,延续第十次高居亚运奖牌榜榜首。

  就数量而言,这是中国代表团自1998年曼谷亚运会以来获得金牌起码的一届亚运会,但其中也涉及到了举重队缺席、多个上风小项未能入选大赛等一系列现实因素。除在乒乓、跳水等传统上风名目延续统治外,从独揽三金的三大球赛场,到屡有惊艳表现的游泳、田径等根蒂根基大项,中国军团在亚洲范围内具备明显上风,但与全国高程度选手间依然有差异。在三人制篮球等奥运新增名目上,中国队不乏亮点,却也暴露出了起步晚、根蒂根基柔弱虚弱的问题。在又一次统治了亚运赛场后,直指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中国军团仍然任重而道远。

  新星出现
,仍需大赛锤炼

  在本届亚运会的中国代表团中,从未加入过亚运会、奥运会等重大国际综合性运动会的运动员比例高达74.6%,为历年之最。庞大的参赛基数之下,不乏表现惊艳的新星出现

  被外界视作中国体操女队新一代领军人物的陈一乐此番首度加入亚运会,即揽获平衡木、全能和
团体三块金牌;王简嘉禾横空出世,统治男子中长间隔爬泳,夺得四金的同时,还在400米爬泳、800米爬泳决赛中打破赛会纪录;而在曾被韩国选手垄断多年的射箭男子反曲弓赛场,全国排名仅第113位的张心妍爆冷夺冠,成为过去40年来首位登顶亚运会射箭个人名目的中国女选手;时隔八年再次捧得亚运桂冠的中国女篮阵中,以至不一人此前加入过亚运会。此番雅加达之旅,站上最高领奖台的中国选手超过200人,其中新人比例突破七成,两年后的东京奥运赛场上,愈加成熟的他们将表演更重要的角色。

  只管天赋选手出现
,但缺乏顶级大赛经验仍是年轻的中国选手们最突出的短板。作为体操世锦赛个人全能冠军,肖若腾只管有率队夺得男团冠军的表现,却在最被看好的个人全能决赛中意外失手,暴露了形态起伏过大的问题;而以二队出战的中国男排则堪称在雅加达最得志的球队,在前后负于越南、巴基斯坦等鱼腩球队后,这支年轻队伍仅获第九,创史上最差。

  好成绩之下也有隐忧

  四年前在仁川全线失守的中国三大球,成为本届亚运会上的一大欣喜。作为三大球队伍中独一能跻身全国一流的队伍,以奥运冠军阵容为班底的中国女排一局不失强势夺冠,展示了在亚洲范围内的相对统治力。不过,跟着核心朱婷的打法被越来越多的对手所熟习,和
塞尔维亚、荷兰等球队在新奥运周期的突起,中国女排将面对越来越严峻的挑战,奥运卫冕难度不小。

  身为亚洲霸主,中国男女篮一样表现不俗。尤其是仅以半支国度队主力阵容出战的中国男篮,在周琦、丁彦雨航、王哲林等年轻一代球星的率领下,挑落曾将中国队拉下亚洲之巅的伊朗队。但不得不否认,这一切建立在亚洲篮坛整体气力孱弱的条件下。严重老化的哈达迪与巴赫拉米依然能带着伊朗男篮杀入决赛,即是最好证明。

  根蒂根基大项方面,亚运会的泳池争夺依然以中日对决为主旋律,局部42枚金牌中,中日两强各取19金。孙杨与徐嘉余双星闪耀共为中国男队夺得九金,王简嘉禾与李冰洁则在男子爬泳中长间隔上携手实现统治,刘湘更是在男子50米仰泳决赛中以26秒98打破全国纪录。但必需看到,王简嘉禾与李冰洁在全国赛场上依然缺乏竞争力,刘湘的男子50米仰泳则非奥运小项,而竞争力最强的孙杨行将年满27岁,两年后能否多线出战也是一个问号。

  类似问题,中国田径亦需面对。最具含金量的百米飞人赛场,苏炳添生活生计首夺亚运金牌填补遗憾,然而少年老成的他此前已萌发退役念头,即便坚持到东京奥运会时也将31岁,形态如何犹未可知。苏炳添的伟大表现也无法遮掩中国男子短跑后继无人的局面,在张培萌转战冬天名目、谢震业因伤缺席的情况下,由广东飞人与三位年轻选手组成的中国接力队以至没能跑过东道主印尼队。跟着巴林归化军团的突起,中国男子短跑也面临极大挑战,本届亚运会百米接力队就无缘金牌。在雅加达,中国田径队共收获12枚金牌,除传统上风名目竞走、投掷和短跑屡有斩获,在相对弱势的男子中长跑上亦有突破,23岁小将王春雨的男子800米金牌是最意外的收获。但除投掷与竞走,中国田径多数名目与全国顶尖程度仍有差异,若新人们无法快速突起,很难在两年后实现站上领奖台的目标。

  部分上风名目面临冲击

  中国最具竞争力的上风名目无疑仍是跳水与乒乓。在雅加达,中国跳水“梦之队”再次包揽局部十金。自中国代表团参赛以来,过去12届亚运会共产生了80枚金牌,中国选手从未令金牌旁落。一样在本届亚运会上包揽局部金牌的还有乒乓球,只管雪藏了马龙、许昕、丁宁、刘诗雯四位奥运冠军,但坐拥位列男女全国第一的樊振东与朱雨玲,中国乒乓队仍有一览众山小的相对气力。不过,考虑到最强对手日本队此番一样以二队出战,中国队五枚金牌的完美结局却未必等于两队间气力差异的实在体现。

  曾经的上风名目羽毛球,虽然中国队仍有男团、女双、混双三枚金牌入账,但两大单打名目悉数无缘领奖台,却成为了国羽过去44年来的最差表现。除老对手印尼,日本、中国台北选手的敏捷成长,都将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中国队的一大要挟。

  与此同时,本届亚运会在设项上向东京奥运会看齐,棒垒球、空手道、攀岩、三人制篮球等奥运新增名目成为另外一大看点。在不少国度以职业选手出战的情况下,由草根球员组成的中国男队在三人制篮球决赛中绝杀夺冠的场面令人震撼,而由职业选手组成的女队一样夺得三人制篮球金牌。不过,自三人制篮球成为东京奥运会正式名目以来,包孕美国在内的全国篮球强都城在大力生长这一新兴名目,中国队与这些国度的篮球根基仍差异悬殊。

  根蒂根基柔弱虚弱的问题在其余名目里表现得更突出。除具有
全国冠军钟齐鑫的攀岩大项,中国军团在空手道和棒垒球都或多或少存在起步较晚,或是与全国生长脱节的问题,即便在亚洲范围内也不占上风。(本报雅加达9月2日专电)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eblogfa.com

You may also like :